高雄酒店兼職|酒店兼職|打工兼差|酒店上班獄中無鏡忘了容顏 「非行少年」的無臉歲月 – Yahoo奇摩新聞
檢視相片誠正中學為了安全沒有鏡子,有些少年用水杯反射,照出自己的容貌。 圖/誠正中學提供更多新竹誠正中學是少年矯正機關學校,這裡收容十八歲以下的感化教育少年。因為沒有鏡子,這群「非行少年」沒機會攬鏡自照,幾年過後連自己長大的成熟面容都渾然不知,成了一段空白的青春。矯正署指出,玻璃易碎,可能被用來自殺,或利用鏡子反射,觀察獄方管理人員動靜,進而攻擊管理員、脫逃,監獄內大都禁用,只在女子監獄管制使用,供女收容人學美容美髮等才藝。女收容人若要整理儀容,只在特定場所提供玻璃鏡子,但監獄在公共區裝有多道光亮的不鏽鋼門,可讓收容人進出時「照鏡子」。誠正中學的非行少年平時只能利用鐵門、鐵欄杆等金屬反射,模糊地看見自己,有些還用水杯映照容貌。輔導老師江仲敏說,孩子進到學校都理光頭,一段時間後常記不起自己的樣貌,畫自畫像時,有人還在頭上畫滿頭髮,老師們才想起,這些孩子自從被關以後,就沒再酒店經紀人仔細看過自己的模樣,直到「畢業」。檢視相片圖為他們的自畫照。 圖/誠正中學提供更多江仲敏說,感化教育的少年離開後,連人名、照片等在校紀錄會全數消除,加上這幾年「忘了我是誰」的歲月,確實是人生的一段空白。直到替代役男盧德真退伍前百日提出「藝術維新計畫」,用攝影記錄這群學生,作為將酒店經紀人來的「畢業禮物」,這段空白才有機會被填補。盧德真舉起相機時,少年用低頭、躲鏡頭顯現不安,放下相機,盧德真一對一和少年聊天紓壓,有少年緩緩談起父母離異的悲痛、摯友猝死的哀傷,也有人興奮提到心愛的女友,透過心情分享拉近彼此距離,才順利完成攝影記錄。盧德真八月退伍,進度只完成一半,現在仍每周從台北搭車到新竹為少年拍照。他說,青春只有一次,以往少年只能被打上馬賽克,如今能讓青春顯影,雖然是一段「非行」的過去,也是珍貴的青春足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