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南便服店/便服酒店/便服店薪水/便服店小姐/呂紹煒專欄:企業雙首長制─台積電可以有2顆「北極星」嗎? – Yahoo奇摩新聞
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周一宣布明年6月起退休,他退休後將由劉德音擔任董事長、魏哲家擔任總裁,外界稱之為「雙首長制」; 而且根據張忠謀的說法,所有董事都已同意支持「自下屆起之上述雙首長平行領導」顯然台積電同意也認可這就是一種雙首長制。不過,企業界的雙首長制,成功機率到底有多大?企業的雙首長制的酒店經紀人難題大部份了解的「雙首長制」,是屬於政治體制的雙首長制,企業少有所謂的「雙首長制」;政治上的雙首長制,即使號稱有憲法規範雙首長(法國是總統與總理、台灣是總統與行政院長)之間的權責,但實際運作時還是有不少混亂不清之處。企業的雙首長制因為一般是指職位、權力相等的2人,例如所謂的「共同執行長」,更不易明確的區分彼此的權力,運作更難、成功案例更少─特別是有幾家著名的跨國企業都曾實施「雙首長制」,最終都以失敗作收後,雙首長制似乎很難在企業中實施。最著名的一個案例是花旗(Citicorp)與旅行家(Travelers Group)兩金融集團合併案。每一宗大型併購案中,都潛藏著嚴重的「社會問題」─合併後新公司所有的職位,從董事長、執行長、營運長、財務長到各單位主管都減半,因此總有一個人要失業或降級,所謂併購的「社會問題」,就是指如何處理新公司職位的問題。花旗與旅行家合併的雙首長制失敗1998年,以銀行為本的花旗集團與以保險為主的旅行家集團合併成「新花旗集團」,這個新公司的資本額一口氣跳到840億美元,是全球最大的金融集團,也是產品最齊全、號稱「金融百貨公司」的企業。合併過程用得最多的口號是「對等合併」,因此他們解決「社會問題」的方式就是:共同執行長制;原來兩家公司的執行長威爾(Sandy Weill)、李德(John Reed)一起出任「共同執行長」。這個「雙首長制」運作沒多久就窘態百出,因為權責難分;威爾抱怨:「我現在被分配到的權利和職責,與我跟我妻子分享的權利和分擔的責任沒有什麼兩樣,要知道,我和我妻子已經結婚43年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