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雄酒店上班/台南酒店工作/酒店小姐/經紀人/耀伯新書試讀》初中週記同情雷震!嚇壞班導師 – Yahoo奇摩新聞
耀伯新書試讀》初中週記同情雷震!嚇壞班導師更多新頭殼newtalk「讀小學了後,佮同學耍(跟同學玩)灌牌子、打珠子、或者打橡筋,只要老爸看到,攏會摃(都會打),痛得要死,只好忍耐,不敢耍,擱常常要去放牛吃草,時間真(很)多,開始接觸這些舊雜誌,無想到,一看竟然感覺真趣味。」回憶童年時光,少年振耀內心深處仍非常懷念那些被迫缺席的童玩,嚴格的父親要他多讀書,但是教科書很乏味,每一本國語課本,都會有一篇神格化的蔣介石,裡面也沒有讓他覺得有趣的課文內容。「阮彼時的課本,攏仝款(都一樣)啊,啥米世界偉人、民族救星、自由燈塔,但是,阮彼代,攏無咧(我們那一代,都沒在)信這套,可能嘛有受到庄頭長輩愛講政治的影響,看到課本內底(裡面)的蔣介石仔,只有恐怖的感覺。」讓少年振耀敬佩的英雄好漢,都不在教科書裡,反而都在似懂非懂的黨外雜誌裡,看到許多生命精彩,無論會不會當選,都不斷參與選舉的台籍政治人物。尤其,在家裡原本就好奇,為什麼父親戴清連在難得空閒時,都聚精會神在這些雜誌裡;再加上附近鄰居從事「歹銅舊錫(資源回收)」,也常看到許多舊書報雜誌。諸如「自治」、「自由」、「民主」、「民主潮」,以及「自由中國」等。有夠好看的黨外雜誌 「剛開始看,有的嘛看嘸,但有的真趣味,像『民主』薄薄一本,車站有佇賣,一本三塊,賣介好(賣得很好)。內底有一咧部份叫『黨外點將錄』,會輪流寫一寡仔(一些)台灣政治人物的精彩事蹟。對彼時的我,真有吸引力。」耀伯眼睛發亮的回憶。 「民主雜誌的這部份,標題攏(都)會用不仝款的色,文字嘛介有力,像『流氓書生李萬居!窮困潦倒』、『小鋼砲郭雨新!為農民請命』、『大砲郭國基!橫掃省議會』,甘那(只要)看文字就感覺真刺激。」 談到當時看的舊雜誌,耀伯如數家珍,從北到南,細述心目中終生反抗國民黨的台灣民主先輩,「像宜蘭的郭雨新、基隆的林番王、台北的吳三連、李秋遠,高玉樹,台中的王地、何春木,彰化的石錫勳,嘉義的許世賢。台南的葉廷珪、高雄縣的余登發,高雄市的楊金虎、郭國基,屏東的黃振三等。畢竟能看到的,只是回收的舊雜誌,都不是當期最新的,也無法規律的每一期都看到,有些覺得很有趣的,會反覆再三的看,每次有新進的舊雜誌,少年振耀都非常興奮期待。相對現在小學生崇拜的,都是電視電影裡的青春明星或歌星,少年振耀崇拜的,反而都是年齡稍長的政治人物,心目中的偶像團體,是省議會「五虎將」,包括宜蘭縣的郭雨新、台南縣的吳三連、台北市的郭國基,雲林縣的李萬居,高雄市的李源棧,要不然就是再加上嘉義許世賢的「五龍一鳳」。「有的標題或者內容, 我自囝仔記到這馬(從小孩子記到現在),攏老人啊,擱記介清楚,這可能無形中,攏是我後來投入政治運動、社會運動,一個重要的元素。」戴振耀投身反抗國民黨的成長背景因素很多,陳定南曾經給耀伯這句評價,「不自限框架,勇於抵抗與尋求解決問題的膽識」,應該也是重要關鍵之一。這個評價來自於耀伯跟陳定南說起小學六年級的這個小故事。「老師,莫(音:麥。不要)擱打我啊啦,我攏這尼大漢啊(我都這麼大了),我倘算不對,罰我跑運動場好啦。」小振耀居然開口跟公認全校最凶的數學老師提出要求。教室的講台上,數學老師拿著學生的考卷,依分數高低,一個個點名叫到講台前打手心,分數高,就少打一點;分數低當然就很慘。小振耀的國文還不錯,但是數學就不理想。「好啊,這你自已說的喔,但是,這是你老爸拜託我要安尼打的哦。」破天荒碰到有小學生敢提出這個要求,不知是前面打累了,還是要故做民主開明,老師居然同意了,但強調不是他愛打,是應家長要求。那個年代,台灣的中小學都奉行「打罵教育」,甚至連家長也很執迷,認為這是有效的教育。老爸戴清連確實曾經親自帶著小振耀,向數學老師行日式90度大禮,「拜託」老師好好管教,該打就要打。自此,躲過了被打手心的痛楚,依舊難逃跑操場的命運,有趣的是,很快就有同學跟進,要求跑操場取代打手心,從獨自一人跑,慢慢有兩、三人一起跑,後來更多達十幾人。這應該是戴振耀最早替班上同學爭取「選擇權」的小小政績。雷震!台灣人民版民主救星1960年夏季,少年振耀從仕隆國民學校畢業,考上高市四中(現今楠梓國中),談不上「轉大人」,但小小年紀的視野與思維,意外在黨外雜誌與橋頭小店街好議時政的風氣中,早熟感受到台灣的政治脈動。「當然要組黨啊,無組黨,怎有力量對抗國民黨?」聽著長輩們七嘴八舌談組黨,剛考上初中的少年振耀,突然插嘴冒出這句話。